<th id="n8lpc"></th>

<button id="n8lpc"><object id="n8lpc"></object></button>

  • <dd id="n8lpc"></dd>

    <tbody id="n8lpc"></tbody>
    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管理 - CEO訪談

    帕特·基辛格:我們來中國種地,不打獵

    財富中文網 2019年12月11日

    全球云計算市場的領跑者VMware的全球CEO帕特·基辛格坦陳:“我們到中國是來播種,希望獲得長期的收獲的,而不是做上一單掙了錢就離開的?!?

    11月22日,VMware全球CEO帕特·基辛格出席在北京舉行的“vFORUM 2019”時發表演講。圖片來源:VMware公司官網

    帕特11月下旬又一次來到北京時,這里在大約一周之前剛剛開始市政供暖,以幫助生活在這個城市的人們能夠盡可能舒適地度過北半球寒冷的冬季。

    對帕特來說,室外的低溫,與他在北京CBD一間高級酒店大會議廳演講時受到的熱烈歡迎,形成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對比。

    在聚光燈下,帕特向他的聽眾們描述了關于VMware的現在與未來,這令他們非常興奮。臺下端坐的人,有西裝革履的企業家,他們中的一些人受邀上臺,與帕特一同講述他們之間的親密合作;而更多的則是穿著隨意、背著雙肩包的程序員,他們也是VMware的“合作者”,并且是最直接的那一種。無論是哪一類人群,看得出來,他們都是真心歡迎帕特,也歡迎帕特的公司,更歡迎帕特與他的公司所代表的云。

    帕特·基辛格,VMware全球CEO,閃耀在硅谷的科技明星,他在的職業成就與人生經歷,令他的知名度超出美國,因為VMware在世界各地擁有數以幾十萬計的用戶與使用者。

    帕特身形瘦削,一副清教徒模樣,2013年出任CEO之后,他帶領VMware實現規模增加了一倍,躍升為全球云計算市場的領跑者。

    即便如此,對一般公眾來說,VMware與帕特還是有點陌生,所以他不得不面對一個庸俗的問題,用最簡單的語言,來描述自己的事業。

    帕特說,VMware做的是設備的管理,幫助客戶打造和運行應用,把數據中心轉變成云的環境。

    在更為正式的描述中,VMware是全球云基礎架構和移動商務解決方案廠商,全球不同規模的客戶依靠VMware來降低成本和運營費用、確保業務持續性、加強安全性并走向綠色運營。在2019《財富》未來50強榜單上,VMware排名第42位,幾乎所有的世界500企業都選擇使用VMware的云產品與云服務。

    “大約是在6到7年前,我們做了一個決定,推出了VMware的全面云戰略?!迸撂卣f。另一個重要的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發展節點是2016年底VMware與AWS結成合作伙伴關系,這意味著VMware在混合云領域的競爭力得到強化。

    在帕特的表述中,VMware的核心競爭優勢體現在兩點:私有云與混合云。在私有云市場,VMware占據超過80%的份額,是“毫無疑問的領先者”;同時,VMware在云服務領域已經與亞馬遜、微軟、谷歌、IBM、Oracle以及阿里巴巴等全球頂級的云服務供應商,以及大量第二檔到第三檔的云服務供應商結成合作伙伴關系,“通過我們自身的能力和廣泛的合作伙伴關系能夠讓客戶部署和駕馭多云環境?!迸撂卣f。

    “幫助用戶在公有云和私有云的環境之間實現無縫連接、無縫操作”,這樣在混合云環境中,客戶的應用可以根據具體需求在不同的云環境之間、不受任何干擾、不發生任何變化進行遷移,這是帕特認為的VMware的第二個核心競爭力。因為“現在越來越多客戶希望能夠部署多云環境,也就是說他們會把一部分工作負載放在AWS、阿里巴巴、谷歌這些公有云環境當中,把一部分負載放在他們本地部署或者基于自有數據中心的私有云當中?!彼忉屨f。

    帕特本人也承認這些核心競爭優勢并不是VMware從一開始就具有的,這個最初旨在實現“硬件的軟件化”的科技公司,早期的獨特優勢在于提供的企業級軟件具有高可用性,能夠讓企業級的客戶依賴。隨著時間的推移,VMware開始專注在計算和應用領域,接著把優勢擴展到網絡領域,然后又推進與云服務商之間的合作伙伴關系的建立與加強,“我們按部就班地把最初的競爭優勢擴展到更多領域,很多看起來是一夜就實現的突破或成功,是經過了十年乃至二十年的積累才發生的?!迸撂卣f。

    帕特自己的突破與成功,也經歷了幾十年的積累,在成為VMware CEO之前,他曾經在英特爾工作30年。直到今天,他說起那段經歷,仍舊無法抑制地帶著滿足的笑容用喜悅的語調講述自己的那30年。

    最初進入英特爾時,他是一名年輕的技術員,“甚至還沒有達到工程師這一級別”。在30年中,他不斷學習,不斷地獲得各種各樣的經驗,從技術經驗到管理經驗。他慶幸自己有機會在行業最優秀的一批技術先驅的領導下工作,“戈登·摩爾,羅根·莫里斯,安迪·格羅夫”,說出這這些人名時,帕特眼睛里放著光,這光芒一直持續到他接下去說出另一些在工作中接觸過的人:喬布斯、比爾·蓋茨、戴爾、萊瑞·埃里森……。

    英特爾當時是行業內了不起的頂尖公司,所以能有這樣的資源與機會讓帕特從中汲取人生的養分。2004年,他成為英特爾首任CTO,“我成為當時整個技術發展當中的最重要的,或者是最具有意義,最重要部分的決策者?!迸撂卣f,非常幸運能夠有這些經歷成就了今天的他和他的事業。

    帕特原本最有可能的職業前景,是成為一名農夫,這不僅是因為家族傳統,還因為家境貧寒。依靠助學金讀完大學,進入英特爾,他的人生得以改變。

    不過如果現在有再選擇一次的機會,英特爾和VMware,問他會選擇哪個,帕特沒有一丁點遲疑地只說了一個單詞:“VMware” 。

    總部位于美國加州帕洛阿爾托VMware,在2019年《財富》“未來50強公司”榜單中位列第42位。圖片來源:VMware公司官網

    “在我剛剛加入英特爾的時候,英特爾是整個技術產業的中心,因為當時的芯片是所有技術的中心,而英特爾又處在芯片行業的中心?!迸撂卣f,但是今天芯片已經成為一個基礎的必備條件。技術創新的重點,是在技術堆棧不是在底層,帕特說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夠始終處在創新的潮頭,而“現在VMware的工作是基于技術創新或者是技術趨勢的中心”。

    帕特很清楚,對技術行業來說,每個人都是在前人成就的基礎上繼續進步,“每一個人都意識到自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但是,“有的時候,我們也要準備好去戰斗,通過戰斗帶來創新,甚至顛覆式的創新”。

    過去30年,數據中心發展的歷史實際上是以硬件定義的數據中心的發展。而今天VMware在推動軟件定義數據中心的發展和普及,帕特決定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手持利劍,去和那些仍然想保留硬件定義數據中心的人戰斗。

    帕特覺得自己更像一個戰爭時期的將軍,但他強調還要學會和戰場上的敵人實現和平,結成合作伙伴關系。他認為這是從中國的《孫子兵法》中得到的啟示。

    “在我40年的職業生涯中,我體會到了,也總結出了這樣的智慧?!彼f。

    財富中文版:VMware對中國來所能提供的最大價值是什么?

    帕特·基辛格:我們的核心能力在于,能夠比任何一家其他公司都更好地去幫助我們的企業客戶構建和駕馭混合云、多云的環境,從而幫助他們在數字化轉型的道路上走得更快更遠,在當前的技術環境當中這是尤為迫切的。隨著5G的到來,隨著電信云、邊緣云的不斷發展,整個市場技術的變革的速度也更快,我們在幫助企業客戶進行數字化轉型方面,執行能力比任何一家同行都要強。更加重要的是我們在中國市場是以中國的方式來做到這一點的,我們和我們在中國的合作伙伴密切合作,而且我們在中國建立了自己的研發團隊。

    因為我們在中國市場采取了中國式的做法,所以我們能夠滿足中國市場的獨特需求。

    財富中文版:必須承認中國市場具有的相對復雜性特征,你基于什么事實對VMware在中國市場業務繼續保持持續的增長擁有信心?

    帕特·基辛格:我認為中國的客戶是希望能夠得到最優秀的技術,而VMware在諸多的產品領域已經一次又一次證明我們的技術是最優的,所以對于那些想在數字化轉型過程中領跑的中國公司來說,他們希望能夠具備最優秀的能力來做到這一點。

    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得益于我們在中國的強有力的合作伙伴關系網絡,雖然目前出現了一些地緣政治的挑戰帶來的干擾因素,使得一些跨國科技企業在中國已經無法再繼續實現增長,但VMware繼續保持了良好的戰略的執行,繼續在給予我們在中國的合作伙伴良好的支持,讓他們能夠繼續把VMware的強大能力,以很好的方式交付給在中國的廣大客戶,所以VMware通過這樣一種獨特的優勢,很多其他的跨國技術企業沒有的優勢,實現在中國市場繼續表現良好。

    一定要強調的是,要想到中國市場來發展,不能只看短期,到中國市場來,一定要培育和當地的合作關系,通過深耕中國市場,經過一段時間之后,會在業務上得到回報,從我個人而言,在過去的35年當中我不斷地到中國來,我們在中國的團隊和我們在中國的合作伙伴也建立起了非常良好的關系。打一個比方,我們到中國來,是來種地的,而不是來打獵的,我們到中國是來播種,希望獲得長期的收獲的,而不是來做上一單掙了錢就離開的。

    財富中文版:信息技術的進步、5G的推廣,甚至現在已經有機構開始討論6G、7G,這對VMware未來的發展提供的是機會還是不確定性?

    帕特·基辛格:現在我們講的通信技術,每一G,一般要經過十年左右的發展時間,無論是3G、4G、LTE,還有5G,所以今天來談6G和7G為時過早,因為5G的部署才剛剛開始。雖然在網絡技術方面的創新推進,我們認為5G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技術平臺,因為此前無論是3G、4G還是LTE,這些網絡技術的網絡架構基本上是由消費者來驅動的網絡架構,而5G的整個基礎架構是在更高程度上實現了軟件化,不只能夠支持消費者應用,也能夠支持企業級的應用,通過5G的超低時延和超高帶寬和高安全性的性能,很好地去服務于企業用戶。

    可以看到3G、4G到LTE,是一個平緩的發展,4G,LTE到5G是一個飛躍,將來5G到6G又是一個漸進的比較平緩的進步。我們不認為5G會替代云,實際情況恰恰相反,是云會去替代或者去更新5G網絡的構建方式,也就是說5G網絡會以一種云的平臺來得到構建,我們將之稱為電信云。

    也就是說我們把新一代的無線接入網絡和信息技術,IT的技術和云結合在一起,集成統一到一個平臺之上,這恰恰也是VMware的戰略,迄今為止已經有100多家通信服務供應商與VMware結盟,來用軟件的方式構建他們的面向5G的電信云。(財富中文網)

    我來點評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