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n8lpc"></th>

<button id="n8lpc"><object id="n8lpc"></object></button>

  • <dd id="n8lpc"></dd>

    <tbody id="n8lpc"></tbody>
    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管理 - CEO訪談

    施羅德投資術 | 施羅德集團CEO郝睿誠專訪

    楊安琪 2018年10月18日

    歷經超過200年的風雨波折,施羅德集團擁有自己的投資哲學。

    施羅德集團CEO郝睿誠

    郝睿誠清楚地記得自己在年輕時做過一次略感遺憾的決策。

    那時他大學剛剛畢業,由于在大學學習程序設計,另外一位同學邀請他參加一個編程項目。郝睿誠沒有等到這個創業項目結束就匆匆離開,進入了讓人羨慕的金融行業。到了1990年,那位同學的“編程項目”賣出了2億美元的高價。

    “在畢業之后選擇進入金融行業是因為工資不錯。我花了五年的時間才發現,其實是做了一個非常幸運的決定?!彼f?,F在郝睿誠已經是全球最大的上市資產管理公司之一施羅德集團的CEO。

    這家資產管理公司的歷史可以追溯到200多年前。1804年,當時的兩位施羅德兄弟(海因里希和弗里德里希)在英國倫敦共同創建了施羅德公司。一開始,公司的主營業務是大宗商品貿易,后來隨著公司業務不斷擴張,它成長為一家規模巨大的跨國基金管理公司。如今,施羅德集團管理著超過5,000億美元。施羅德投資歷經多次危機而基業長青:1929年美國經濟危機,施羅德投資美國業務幾乎未受影響;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施羅德投資反而從機構客戶那里拿到了大訂單,規模不降反升。施羅德投資能夠化險為夷、逆勢增長的原因在于穩健的作風和良好的分散風險能力。

    直到現在,施羅德家族依舊擁有公司47%的股份,這就意味著這家巨型投資公司仍然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運營,即追求長期利益?!伴L期的戰略和長期的發展其實對于我們在很多市場的投資都是有導向作用的?!焙骂U\說。

    他以亞洲市場舉例,施羅德集團在亞洲的投資歷史已經超過40年,在這期間,一些競爭對手由于追求短期利益而喪失了機會,但施羅德集團一直沒有退出?!笆┝_德集團現在也是阿根廷唯一的一家外國資產管理公司,因為之前該國政府對政策進行了一些變化調整,所以導致這個市場不穩定,很多的競爭對手都退出了阿根廷市場。但是現在政府穩定之后又在鼓勵外部的一些資產管理公司進入阿根廷市場,我們這個時候就有了很大的一個優勢,因為我們一直都在阿根廷沒有走?!彼又钟冒⒏⒌睦诱f明問題。

    在超過200年、跨越無數個經濟周期后,施羅德集團有一套自己的金融邏輯——不斷適應變化。在這條看似樸素的道理背后,有著深層次的含義。

    ***

    《財富》(中文版): 如果讓您給一些剛剛進入這個行業的年輕分析師,或者研究宏觀經濟的人一些建議的話,您覺得去預測經濟的未來最容易犯的錯誤是什么?

    郝睿誠:我們通常都會用近期的歷史去預測未來,但這種情況是經常會出問題的,經常會造成錯誤。我們要看的是長期的歷史,用長期的歷史去推斷未來是比較好的。第二,就是要對自己的行為非常謹慎。有的時候作為分析師或者是研究員,自己可能會有一些過于有信心了。另外,人總是會有一些習慣上的問題,比如說他總是喜歡去高買低賣,但其實有的時候應該是反過來的。

    《財富》(中文版): 互聯網在金融領域里的創新確實非常多,它是否真的有一天會對金融的傳統體系構成威脅?

    郝睿誠:絕對的,絕對是互聯網的一些技術是會挑戰金融行業的。因為我們看到中國現在已經沒有什么人用現金了,但是一年之前的話大家都是手上是有現金的。到底這個錢是誰在那兒移來移去呢?是互聯網的公司,其實并不是銀行在做這個事情。所以我相信以后互聯網對于金融行業的影響是非常深遠的,而且我們真的會看到很多甚至是有一些破壞原來原生態的業務?;ヂ摼W會不斷地改變金融行業和自己客戶之間如何互動的方式。包括銀行的一些行為也會因為互聯網的介入而改變。

    如果看一下西方的很多市場的話,其實私人市場當中的一些借貸已經超過了銀行的借貸,而且這樣的趨勢還會繼續?;ヂ摼W和其他的一些技術還有一個更加深遠的更長期影響,比如說機器人,包括人工智能這些技術很有可能會大大地改變就業,而且它對于財富的分布也會有非常深刻的影響。如果說再講一下技術是如何改變金融行業的話,就看一下余額寶,余額寶是歷史上增長速度最快的一個基金。這是一家科技公司,并不是一家金融公司。

    《財富》(中文版): 在施羅德集團,您有哪些獨特的管理方法?

    郝睿誠: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你要給員工空間,讓他們做自己。首先你要給他們一個大的方向,然后提供一個他們不可以跨越的一些界限。但是在這個界限當中,他們是有絕對的這個自由的,我們叫做有限制的自主權。

    如果說你越界了,超過了我們當時對你要求的范圍,那么這個時候你可能就不在這兒工作了。因為我們之前已經跟你約定好,而你觸犯了這個界限或者逾越了這個界限的話,我們不能夠去鼓勵這樣的一種不好的行為在公司當中繼續下去。通過用這種有限制的自主權的這樣一個方式,我們一直以來都非常幸運,就是我們員工的流轉率是非常非常低的。但是我相信在我的工作當中,以后這個一定會是一個長期的挑戰。

    《財富》(中文版): 金融行業相對枯燥,您從中能夠獲得哪些樂趣?

    郝睿誠:我覺得你說的沒有錯,的確是很枯燥。但是也是有原因的,就是金融行業因為很喜歡說很多的術語,而且本身講起故事來也沒有什么意思,所以讓大家也覺得金融行業非??菰?。但這個的確是一個非常棒的工作,因為你可以通過金融的工作去見到很多非常棒的公司,去了解全球的市場。

    對我來說,我自己很喜歡程序設計,那這個行業其實對我來說很棒。因為有很大量的資料,你還有非常多先進的機器可以使用。另外,你可以見到很多世界一流的企業家。這對我來說真的是一件非常非常激動的事情,所以當你人置身在金融行業里的時候,你會覺得還是很有意思。

    《財富》(中文版): 您個人是如何研究宏觀經濟的?

    郝睿誠:其實我們有著非常龐大的工作量,因為施羅德在全球30多個市場都是有投資的。而且我們在每一個國家、每一個市場都是有很多施羅德的專家,因為他們對于本地的一些趨勢是非常清楚的。在幾年前,當時巴西有非常嚴重的干旱,當時瓶裝水在巴西就是一個非常稀罕的物品。而當時我們施羅德的很多工作人員都去了各地的超市不停地去拍照,去看那個瓶裝水每天的價格變化,以及瓶裝水在超市當中的數量。我們希望通過這樣的一個方式去理解干旱對于巴西經濟整體會有什么樣的影響。

    另外,我們都知道在每一個經濟體當中,品牌是動態的,大家對于品牌的看法總是不一樣。那么我們就有一個數據庫,這個數據庫當中大概有300億條關于大家對品牌看法相關的數據。那么通過這樣的方式我們就能夠更好地去了解消費者的一些動態。在看宏觀經濟的時候,我們一定要有創意、有創新的頭腦。因為現在有很多非常糟糕的經濟分析,所以我們必須要能夠用不同的眼光去分析這個經濟。因而你背后必須要有非常棒的數據來支撐,而不僅僅是你對這個經濟有一個自己的看法。

    《財富》(中文版): 如果用一句話總結,您個人的投資信條是什么?

    郝睿誠:用一句話總結相對來講有點困難,因為比較復雜。但是總結一下就是我們如果想要不犯錯的話,就必須要深刻地理解恐懼和貪婪。而對于我來說,管控風險非常重要,它是我們投資等式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是很可惜的就是大家很多人對于風險的關注是不夠的,因為大家總是去關注等式的另外一邊,也就是回報。但是如果說你的這個回報錯了呢?”(財富中文網)

    我來點評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