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n8lpc"></th>

<button id="n8lpc"><object id="n8lpc"></object></button>

  • <dd id="n8lpc"></dd>

    <tbody id="n8lpc"></tbody>
    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商業

    產能過剩的背后

    李偉 2015年07月08日

    中國急需重新調整政府與市場、政府與企業的關系,限制政府在分配經濟資源方面的權力,將國有企業限制在一些關乎國計民生的關鍵領域中,將競爭領域向民企全面放開。


    ????《財富》(中文版)-- 在這次的排名中,虧損企業的排名引起了筆者的興趣?!敦敻弧罚ㄖ形陌妫┌凑仗潛p額排列31家虧損公司(參見本期雜志業績排行榜中的《虧損公司》),乍一看這些公司就會發現來自于重工業領域的企業占據了絕大多數,尤其是鋼鐵業,簡單一數竟然有6家,占總企業數的19%。假如包括有色金屬、化工和能源企業,那么總數將升至17家,占總企業數的56%。

    ????這與其他的一些數據互為印證。例如,截至2015年5月,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已經連續40個月為負數;又如,最能代表鋼價的螺紋鋼價格,在中鋼協編制的價格指數中,自2011年年中以來不斷下跌,當時該指數曾經超過140,但是目前僅有67(截至2015年6月5日),跌幅超過50%。

    ????同時,這也與長江商學院BCI中的企業中間品價格前瞻指數保持了一致?!伴L江商學院中國企業經營狀況指數”(Business Conditions Index,簡稱“長江商學院BCI”)衡量的是企業對未來6個月的經營狀況預期,企業中間品價格指數指的是企業家對非消費品價格未來6個月走勢的預期。指數以50為分界點,50以上代表改善或變好,50以下代表惡化或變差。在圖表1中我們可以看到,中間品價格前瞻指數自2014年1月以來長期位于50以下,2015年1月甚至僅有28.1。

    ????東三省案例

    ????從行業上來看,這些巨虧的企業往往來自于重化工業領域,而這些領域恰恰是目前產能過剩的重災區。從地域的角度來看,那些依賴于重化工業的地區,其經濟發展已經陷入了明顯的困境,這方面的一個典型例子就是東三省。

    ????東三省在傳統上就是中國的工業基地,以重化工業見長。近年來,在政府的主導下,為了在短期內加快經濟發展,大量資源涌入重化工業。在中國經濟較為繁榮時,房地產和基礎設施建設的發展較快,對重化工業產品的需求也較大,這些產能并不會顯得“過?!?,而且這有助于讓當地的GDP增速超過全國水平。但當經濟下行時,尤其是房地產增長放緩時,市場對重化工業產品的需求會立刻大幅下降。這時東三省原有的產能就會突然變的“過?!?,而且由于經濟結構單一,東三省此時的經濟下滑幅度就很容易超過全國(圖表2)。

    ????很明顯,在2014年之前,東三省的GDP增速在絕大多數時候都高于全國的水平,而這種經濟增長正是在投資高漲的情況下實現的(圖表3)。

    ????除了投資增速之外,反映投資重要性的另外一個指標是投資率,即投資在GDP中的占比。從圖表4中可以看到,東三省在這方面可謂是“登峰造極”。

    ????數據顯示,遼寧、吉林和黑龍江的投資率在2000年的時候分別是32%、38%和31%,當時全國的投資率是34%,這基本處于同一水平。但在此之后,東三省的投資率扶搖直上,到2013年,遼寧、吉林和黑龍江的投資率已經高達63%、70%和66%,而在2008年時,吉林的投資率甚至高達過80%。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東三省目前是存在逆差的地區,因此其最終消費率會比看上去的高一些(圖表5)。

    ????從圖表4中可以看到,目前東三省的投資率大幅高于全國水平。而自2007年以來,中國的投資率一直維持在50%左右。在與戰后經濟發展迅速、投資率也頗高的韓國、日本和新加坡三國比較,中國的投資率是全面“勝出”的(圖表6)。

    ????從1960年至2013年,韓日新(日本的數據始于1970年)三國的投資率峰值為47%(1984年,新加坡),但這一數值很快下跌,并沒有長期維持。假如將東三省的投資率與韓日新三國對比,其中的差距簡直是“天壤之別”。

    ????產能過剩何時了?

    ????產能過剩如此嚴重,那么這種現象是如何產生的呢?這與中國的經濟發展模式有關。在中國,政府對經濟握有較大的掌控權,因此雖然政府表示要讓市場發揮決定性的作用,但在實踐中,市場的作用經常會受到限制,用市場中的一句名言就是“有形的腳(政府)踩住了無形的手(市場)”。

    ????官員的前途與地方經濟的短期表現有關,因此為了盡快獲得經濟增長,地方政府往往熱衷于重化工業的大項目,至于這對經濟結構會產生何種影響,這些項目未來的盈利狀況如何,則處于較少考慮的地位。由于對項目效益考慮較少,因此很多項目投產之時便是虧損之日。這樣的項目提升了地方的GDP,但對地方經濟的長遠發展造成了損害。

    ????在這種情況下,假如市場真的可以發揮作用,那么這些企業將會出現兩種結局:一是破產倒閉,二是讓更有效率的企業來接手,推行提高效率的整改。然而,出于維護就業等因素的考慮,地方政府更傾向于維持這些企業的生命,即使這些企業的員工此時已經開始“降薪放長假”。但如此一來,大批產能過剩的企業成為了僵尸企業,期盼著市場的好轉來解救它們。更嚴重的是,地方政府還抓住各種機會不斷地在這些領域加大投資。

    ????實際上,產能過剩的問題是中國經濟內在深層結構性問題的外在表象和結果。因此,要解決產能過剩問題,就必須改變其背后的機制,否則產能過剩永遠不可消除,甚至會愈演愈烈。從具體措施而言,中國急需重新調整政府與市場、政府與企業的關系,限制政府在分配經濟資源方面的權力,將國有企業限制在一些關乎國計民生的關鍵領域中,將競爭領域向民企全面放開。同時擴大市場的作用,讓效率更高的民營企業去主導中國經濟的發展。只有這樣,中國才能獲得更高質量、可持續的和包容性的經濟發展,并避免陷入產能過剩的泥淖中。(財富中文網)

    ????作者系長江商學院經濟學教授,案例中心與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長江商學院BCI項目負責人。

    我來點評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